亚博app下載

趣味野史网 | www.paodetoxo.com  2015-04-28 16:24:55
责编:历史探索

  田汉之子、当年战车方队指挥回忆,开国大典“拼凑”40辆战车,聂荣臻命令过天安门不能抛锚。

  9月10日,阳光明媚。北四环边儿上的军属大院里出奇的安静。

  院外有军人站岗,门口竖着“来客登记”的牌子,一切似乎说明,住在院里的人们并不一般。

  现年85岁的田申就是这样一位不一般的人物。他是田汉的长子,年轻时曾赴印度、缅北打日本人,在解放战争中更是九死一生。不过,让老人最骄傲的,还是在开国大典上,指挥坦克开过了天安门。

  “1949年7月,聂荣臻司令员给了我一个任务,让我在开国大典上,带领坦克经过天安门受阅”。年过八旬的田申思路清楚,每说一句都用手比划。

  田申当时是华北独立战车团的代理团长,他决定使用日式20吨的中型坦克接受检阅。按照长安街的宽度,并排三辆,一共十排,再找十辆备用,“看着最合适、最气派”。

  可是“身经百战”的坦克们都千疮百孔。“要我凑齐这些坦克,太难喽……”田申一边摇头一边挥手。

  他找到聂荣臻说:“聂司令,你给我的任务,要我三个月能通过天安门,很困难”。聂荣臻说,“不要别的,只要你这个坦克方队,通过天安门这一段不要抛锚就行”。

  “三个月中,我都是昼夜不停地搞。田申说,当时先找到发动机好的,其他部分干脆就从别的坦克上拼。“这样用了一个多月时间,东拼西凑了40辆”。

  公主坟附近的沙窝,1949年时还没有楼房。田申带着他的战车团,在这里秘密集训。让田申最着急的,是如何让坦克整齐地通过天安门。

  开战车受阅要左右标齐,前后对正。按照正常的方式,应该是车内用电台联络,可是缴获来的战车,电台早就坏了。

  田申想了一个办法:没电台,就用人联络。“本来开坦克要求是不能有人露出头的,但是没办法,我让每一排最靠近天安门的车长站出驾驶室。这样车长可以用脚踩到驾驶员的肩膀上,比如开快点,脚就往前使劲儿,往左开就左脚蹬一下”。


  检阅前的三个晚上,半夜两三点,田申带着受阅团到天安门,就像检阅时一样去演练。试验很成功,没有出现问题。

  1949年10月1日下午,当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响彻天空时,站在坦克前的指挥车里的田申再也克制不住,眼泪不断地流。24岁的他知道,站在天安门上的有毛主席,有周总理,还有他的父亲田汉。

  此时,田申除了激动还有些担心:千万别抛锚。但是,在真正受阅的时候,一辆坦克还是出了问题。

  经过天安门时,坦克很有气势,但是没想到,还没到西华门,一辆坦克突然不动了,后面的坦克趁势顶着它过了西华门。

  “真危险啊。幸好没有在天安门前抛锚。不过我也是完成了任务”,田申说。

  田申把开国大典当成自己最骄傲的一天,“当时我还想,这是缴获的坦克,东拼西凑的,哪天我能开着国产的坦克开过天安门,那才更骄傲”。

  讲述

  讲述人:郭盛

  工作单位:原公安部北京总队

  我所在的部队执行了开国大典的保卫任务。

  1949年10月1日凌晨4点多,我们从安定门内的国子监出发,到鼓楼帽兜胡同团部集合,全团集合完毕的时候天还没有亮。

  团政委先给大家作了动员讲话,我们连执勤的位置是天安门东侧的东三座门北面,连队到达执勤岗后,天才刚刚亮。

  我们都头戴钢盔全副武装,在我执勤位置的正前方50多米,就排列着数十门大炮,这是用于庆典的礼炮。

  早上7点左右,30万群众就陆续来到天安门广场。

  阅兵开始后,每支方队都有一面鲜艳的八一军旗为前导。阅兵仪式结束后,天色已近黄昏。

  夜幕降临,盛大的晚会开始了,游行队伍的人群不断高呼口号。我记得,当扩音机里传来一声洪亮的湖南口音高呼“同志们万岁”时,人们都踮起脚更使劲地欢呼。当时我热泪夺眶而出,整个保卫任务很顺利,我们完成任务返回驻地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。(来自环球网)

娱乐看点